斯洛伐克移民:两个绝美临居“捷克”与“奥地利”!

2020-05-06 11:24  来源:

斯洛伐克的两个绝美临居“捷克”与“奥地利”!

 

    斯洛伐克地处欧洲心脏位置,距离欧洲任何国家的直线距离都十分近,同时与多国相邻,在这些国家中最知名的就要说是“捷克”、“奥地利“,今天我们就来一起看看这两个国家首都的风采,了解斯洛伐克的这两个绝美“临居”!


    【奥地利——维也纳篇】

 

斯洛伐克的两个绝美临居“捷克”与“奥地利”!


    这个城市没有加州的风情万种,没有罗马的历史浓郁,没有北京的复杂喧嚣。它只在音乐流动的每一个日夜,迎接着fashion的美国白领,求邂逅的金发美女,外表屌丝内心却颇富质感的留学生,和世界各地前来欣赏和挑战音乐的人。

 

斯洛伐克的两个绝美临居“捷克”与“奥地利”!


    它就是奥地利的首都维也纳,每个旅程都要从它的中心分散开来而后继续蔓延,奥地利号称欧洲的核心,而维也纳就是“核心中的核心”。随着提提卡卡旅行社来到这里,提起维也纳就逃不开音乐,首都代表着整个奥地利的艺术气质,所有优美的乐章汇集于此,传送到世界的每个国家。流传这样一句话:“建筑是凝固的音乐,而音乐是流动的建筑”,它竭尽全力地诠释着这里。音乐是有音节的,建筑也有台阶,你想像中的维也纳,每一寸含在街头的音符,都有着维也纳的元素。不,它不像德国和美国的街头,突然会蹦出一个快闪歌唱家或者不羁放纵爱自由的姑娘小伙子们来场街头拉阔,那根本不是你想像的迈着三步华尔兹就能随处可见弹奏乐器的人,也并不是在各个街头拐角都充斥着音乐,可见,流动的音乐本不是像血液一样翻滚在整个城市里,代替它的,是上百场有预谋的专属小型非大师级别音乐会,但也需要类似贵族,类似绅士,类似任何你必须要澎湃着朝圣和尊重的心去享受。

 

斯洛伐克的两个绝美临居“捷克”与“奥地利”!

 

    你看,在这个哥特式的音乐之都,重金属和骷髅头、皮衣和铆钉,撞击古典的历史沉淀,各种元素也许和这一段多瑙河格格不入,但却又息息相关;你看,这个热闹的城市,仿佛从动画世界穿梭到了真实的电影场景,那些脑海中建筑和音乐的记忆,正如死火山喷发一般倾泻出来。晨练的马术表演难得一见,穿着宫廷的双排扣燕尾服,这些骑士简直帅到令人发指。垂涎骑马的风度翩翩,却也只能盛情难却接过旅游宣传册的马车游览介绍登上马车,一样也能随着风中的背景音乐沉迷。

 

斯洛伐克的两个绝美临居“捷克”与“奥地利”!

 

    莫扎特,舒伯特,还有施特劳斯家族的交响乐,那些每年一月一日都风雨无阻准时放送的金色大厅维也纳爱乐乐团音乐会和赵忠祥磁性男中音、没有见过的稀奇小乐器,在这里都随处可见,当然,不包括那浑厚的中文解说。漫步布满电车轨道的Gurtel,星辰与霓虹渲染了酒吧的街道。Westbahnhof车站与 Nussdorferstrasse车站之间或是游走或是畅饮,感受维也纳的夜,那才是真的醉了。

 

斯洛伐克的两个绝美临居“捷克”与“奥地利”!


    【捷克篇】

 

斯洛伐克的两个绝美临居“捷克”与“奥地利”!


    布拉格老城区保留的非常完好,它是全世界第一个整座城市被指定为世界文化遗产的城市,所以在这里能够欣赏到各个历史时期、各种风格的建筑和古迹,从罗马式、哥特式建筑、文艺复兴、巴洛克、洛可可、新古典主义、新艺术运动风格到立体派和超现代主义,其中特别以巴洛克风格和哥特式建筑更占优势。布拉格的建筑多为红瓦黄墙,色彩极为绚丽夺目,且拥有很多塔式古老的建筑,因而也有着“千塔之城”、“金色城市”等美称,被誉为欧洲最美的城市。千年建筑艺术结晶,沉淀着丰厚的历史人文,无须特别的目的地,漫步在光滑的石板路老街,已足够目不暇接……

 

    伏尔塔瓦河,捷克的母亲河,用她那迷人的身躯贯穿布拉格将其一分为二:东岸是平坦的老城区和新城区,西岸为起伏的小城区和城堡区。河上有很多座桥,最著名和最古老的查理大桥就静卧其上。

 

斯洛伐克的两个绝美临居“捷克”与“奥地利”!

 

    布拉格老城广场,这里是11至12世纪中欧贸易最重要的集市之一,当年欧洲各地的富商们在老城广场周围修建起精美绝伦的各式豪宅,有巴洛克、洛可可、罗马式、哥特式各色建筑。蔡依林《布拉格广场》歌词中的广场就是指这里,现在广场周围是各式的餐厅和咖啡店,而最引人瞩目的建筑就是属于后哥特时期风格的“泰恩教堂”,两座高达80公尺的尖塔是它最大的特色。

 

斯洛伐克的两个绝美临居“捷克”与“奥地利”!

 

    建于1357年的查理大桥,是一座极具艺术价值的石桥,以前这里还是历代国王加冕游行的必经之路。1357年9月7日5时31分,当时的国王查理四世宣布大桥破土动工,细心的人也许会发现135797531,这个奇妙的正反回旋链是由当时御用星象家预算出来,祈祷坚固和永恒的咒语。

 

斯洛伐克的两个绝美临居“捷克”与“奥地利”!

 

    查理大桥长520米,宽10米,有16座桥墩,没用一钉一木,全用石头建成。大桥两端分别是布拉格城堡和旧城区,大桥两侧宏伟的哥特式塔楼各具特色,他们和桥梁一同才组成了完整的查理大桥。

 

斯洛伐克的两个绝美临居“捷克”与“奥地利”!

 

    这座欧洲最古老最长的桥上有30尊圣者雕像,都是出自捷克17-18世纪巴洛克艺术大师的杰作,被欧洲人称为“欧洲的露天巴洛克塑像美术馆”。

 

斯洛伐克的两个绝美临居“捷克”与“奥地利”!


    站在查理大桥上眺望布拉格城堡

 

斯洛伐克的两个绝美临居“捷克”与“奥地利”!


    某天傍晚,原本打算在这里拍查理大桥和布拉格城堡的夜景,不料刚刚夕阳西下,突然就下起了瓢泼大雨,尚未来得及靠岸的游船似在大风浪中颠簸。

 

斯洛伐克的两个绝美临居“捷克”与“奥地利”!


    白天的查理大桥上是整个布拉格最热闹的地方之一,旺季的时候游客多到接踵摩肩,显得颇为拥挤。不但如此,查理大桥上还有不少在此表演的街头艺人,以及在桥上摆摊为游客画素描、水彩之类的肖像画的人,还有售卖明信片、冰箱贴及各种工艺品的小贩,云集在此。

 

斯洛伐克的两个绝美临居“捷克”与“奥地利”!


    值得一提的是桥北侧的第8尊圣约翰雕像,它被视为世界各地圣约翰雕像的蓝本和祖地,也是查理桥的守护者。这座雕像曾经在2010年上海世博会期间,从桥上卸下,作为捷克馆的镇馆之宝到访上海。

斯洛伐克的两个绝美临居“捷克”与“奥地利”!


    传说刚直不阿的圣约翰曾任布拉格主教,因为王后曾向其忏悔,国王就去追问究竟,被圣约翰拒绝。国王一怒之下就把他从查理桥上扔下淹死了。图中桥栏上刻着一个金色十字架的位置,就是当年圣约翰从桥上被扔下的地点。

 

斯洛伐克的两个绝美临居“捷克”与“奥地利”!


    十字架雕塑

 

斯洛伐克的两个绝美临居“捷克”与“奥地利”!


    查理大桥的东岸塔楼

 

斯洛伐克的两个绝美临居“捷克”与“奥地利”!


    桥东岸塔楼的北侧是查理大桥博物馆,门前是一尊高大的雕像,这正是捷克辉煌的缔造者,神圣罗马帝国皇帝——查理四世。

 

斯洛伐克的两个绝美临居“捷克”与“奥地利”!


    塔楼东侧的救主堂,它是捷克的国家图书馆——耶稣会学院的一部分。

 

斯洛伐克的两个绝美临居“捷克”与“奥地利”!


    远处最高的建筑是布拉格城堡内的圣维特大教堂

 

斯洛伐克的两个绝美临居“捷克”与“奥地利”!


    有人说游览布拉格老城最棒的方式,就是在清晨通过这座历史最久远的桥梁

 

斯洛伐克的两个绝美临居“捷克”与“奥地利”!


    老城广场上的天文钟以及泰恩教堂。建于1365年的泰恩教堂可以说是布拉格的地标,教堂的外观是它最吸引人之处,两座尖塔让人不禁联想到童话里的魔鬼堡垒,因此这座教堂又有魔鬼教堂之名。广场角落维修中的圣尼古拉斯教堂,是布拉格城内巴洛克式建筑的代表。外表和伏尔塔瓦河对岸小城区的圣尼古拉斯教堂极为相似,两座教堂的设计正是出于同一位建筑师之手,内部的天花板上有描绘圣尼古拉、圣本笃生平和旧约故事的湿壁画。

 

斯洛伐克的两个绝美临居“捷克”与“奥地利”!


    老城广场上的另一座地标建筑是建于1338年的老市政厅,这也是中世纪建筑风格的一次荟萃,其中最为突出的是巍然耸立的哥特式尖塔,以及光彩夺目的天文钟。若登上尖塔的塔顶,还可以很好地欣赏到布拉格整座城市的风景。

 

斯洛伐克的两个绝美临居“捷克”与“奥地利”!


    每逢整点到达之前,大钟下就会聚集大批的游客,大家翘首观看天文钟的木偶表演。随着天文表盘旁骷髅死神的铃铛声,钟上方两侧的窗门便自动打开,耶稣十二门徒(左右各六位)在门内由左自右的走过,并在经过窗口时将正面朝向窗外,门徒走完后,天窗上面的金鸡扇动两翼后鸣啼,窗门关闭,骷颅死神左手平举的沙漏垂下,然后响起整点报时的钟声。


斯洛伐克的两个绝美临居“捷克”与“奥地利”!


    天文钟的下半部为特殊的月历钟,最外面以波西米亚人一年四季工作生活的图案表示12个月份,第2层以图案表示12个星座,最里面则是布拉格的旧城纹徽。

 

斯洛伐克的两个绝美临居“捷克”与“奥地利”!


    一手持铃铛,一手拿沙漏的骷髅死神和戴头巾的“土耳其异教徒”,另一侧是吝啬鬼(手持钱袋的犹太人)及虚荣鬼(在镜子中观赏自己的人)。
 

斯洛伐克的两个绝美临居“捷克”与“奥地利”!


    登高望远,在布拉格老市政厅哥特式的尖塔上,可以360度欣赏这座城市。欧洲许多城市,都能看见红色的屋顶,然而布拉格无疑是其中最华丽的。有种说法是,这里的屋顶使用了一种叫石榴石的矿物质颜料。

 

斯洛伐克的两个绝美临居“捷克”与“奥地利”!


    俯瞰布拉格广场和泰恩教堂。广场中央是一尊新艺术派的扬·胡斯雕像,雕像是为了纪念这位布拉格大学校长、宗教改革先驱在火刑柱遇难五百周年而建,于1915年7月6日完工。

 

斯洛伐克的两个绝美临居“捷克”与“奥地利”!


    晚霞染红了天空

 

斯洛伐克的两个绝美临居“捷克”与“奥地利”!


    远观布拉格城堡夜景

 

斯洛伐克的两个绝美临居“捷克”与“奥地利”!


    白天的布拉格广场总是非常热闹,艺人、街头乐队表演、马车夫,还有其他各种各样的游客都聚集在广场上。

 

斯洛伐克的两个绝美临居“捷克”与“奥地利”!


    街头艺人


斯洛伐克的两个绝美临居“捷克”与“奥地利”!


    天文钟附近的一座建筑“一分钟之屋”,墙壁上拥有着精美的刮画,这里在1889至1896年之间是卡夫卡一家人的住所。墙上的刮画制作于1615年左右,叙述了《圣经》和古典神话故事,虽然只有单色,但明暗深浅的变化将人物表现得栩栩如生。

 

斯洛伐克的两个绝美临居“捷克”与“奥地利”!


    布拉格是一个“玩偶之国”,别致独特造型的小木偶,以线牵动做出各种姿态,会把成人一下子拉回到童年时代。

 

斯洛伐克的两个绝美临居“捷克”与“奥地利”!


    能发出声音的各种提线木偶。老巫婆看着还是有点吓人的

 

斯洛伐克的两个绝美临居“捷克”与“奥地利”!


    建于1475年的哥特式风格“火药塔”,它原本是通往布拉格旧城的一个城门,从17世纪开始,被作为火药存储的设施,因而得名。紧邻火药塔的建筑是市民会馆,这座拥有近百年历史的新艺术运动风格建筑,是二十世纪初捷克民族主义的结晶。市民会馆正立面入口上方是大型陶瓷半圆马赛克画《向布拉格致意》。在1918年10月28日,捷克斯洛伐克在此处宣布独立。如今,这里是布拉格最重要的文化活动场所之一,是每年“布拉格之春国际音乐节”的主要表演场地。

 

斯洛伐克的两个绝美临居“捷克”与“奥地利”!


    随处都是漂亮的古建筑,卡夫卡说:布拉格是不可动摇的。歌德说:布拉格是欧洲最美的城市。莫扎特说:人生最美好的时光是在布拉格度过的。尼采说:“当我想以一个词来表达音乐时,我找到了维也纳;而当我想以一个词来表达神秘时,我只想到了布拉格。”

 

斯洛伐克的两个绝美临居“捷克”与“奥地利”!

标签:
本网注明“来源:外房网”的所有文章,均为外房网编辑部原创或编译作品,转载请注明来源“外房网”。 凡注明“来源:XX网(非外房网)”的文章,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部分转载内容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举报邮箱:sam@glofang.com
斯洛伐克最新推荐房源
Global_Property_Price_Report_2014.Q1
资讯排行
12小时在线QQ客服
周一至周日 9:00-21:00

广告热线:020-82081382

邮箱:glofang@glofang.com

微信服务号 外房网微信服务号